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全文筆數/總筆數 : 75046/106105 (71%)
造訪人次 : 19446208      線上人數 : 429
RC Version 6.0 © Powered By DSPACE, MIT.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搜尋範圍 查詢小技巧:
  • 您可在西文檢索詞彙前後加上"雙引號",以獲取較精準的檢索結果
  • 若欲以作者姓名搜尋,建議至進階搜尋限定作者欄位,可獲得較完整資料
  • 進階搜尋
    請使用永久網址來引用或連結此文件: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9433


    題名: Development of Australian Aboriginal Land Rights
    其他題名: 澳洲原住民土地之發展
    作者: 張慧端
    Chang, Wendy Hui-tuan
    日期: 2001
    上傳時間: 2008-11-19 10:04:34 (UTC+8)
    摘要: 原住民的土地權是全球原住民關切的主要問題之一。直到八○年代末台灣原住民才透過土地運動來表示對此一問題的關切。政府的回應是壢功日對原住民生活改善的財政支出以及其他象徵性的行動。九○年代台灣原住民爭取土地權的運動不再復見,然而相關的研究顯示台灣原住民對土地問題仍不滿意。若與他國相較(如澳州),台灣原住民土地運動的成效似乎有些相形見絀。本文主旨在試圖研究有關澳州原住民土地權發展的因素,俾利我們自澳州經驗中汲取教訓。六。年代澳丹原住民爭取土地權的運動,再加上七0年代工黨政府果敢的決定,因而有一九七六年有關北方領地(NorthemTerritory)的原住民土地權法案(AboriginalLandRightsAct)的通過。該法案承認傳統原住民土地所有權的法律利益。在此之前,澳州法律拒絕接受此一概念。而此一法案的出爐為原住民具有文化特性的主權奠立了基礎。這應歸功於人類學家。他們研究原住民的地方組織並主張原住民自上個世糸開口擁有他們的土地。儘管如此,各州政府並未自動追隨聯邦政府承認原住民的土地權,因為澳洲憲法允許各州有權對原住民土地權採取不同的態度與實踐。所以直到一九九三年聯邦國會通過NativeTitleAct後原住民頭銜始在澳洲全境獲得認同。法院有鑑於有必要符合國際標準與當代價值推翻了先前判例的原則。由於自治政府被認為是本土文化與法律的遺產,而且有助於強化與維持原住民社會與文化的傳統,因此一些學者辯稱各種形式的自決是原住民既要享有基本權利、決定未來,又要維持與傳遞其特殊認同給後代的基本先決條件。事實上自決權已成為最近草擬完成的原住民權利宣言(DeelarationoftheRightsofIhdigenousPeople)的主題。目前聯合國人權委員會(UnitedNationsCommissiononHumanRights)正在考慮採認此一宣言。吾人樂見澳洲聯邦政府自七0年代起即採取承認原住民主權的自決政策。澳洲白人政權的提案實際上是回應長期以來原住民的奮鬥。這亦顯示出原住民是如何深切地關注其土地與如何渴望控制他們自己的生命。澳州原住民土地權的發展凸顯原住民的期望與執著終於獲得佔多數的白種人的認可與確認。這些白種人態度與思想的改變乃源於對原住民文化、社會與法律知識的改善。
    關聯: Taiwanese Journal of Australian Studies,2,239-272
    資料類型: article
    顯示於類別:[民族學系] 期刊論文

    文件中的檔案:

    檔案 描述 大小格式瀏覽次數
    1938.pdf2019KbAdobe PDF916檢視/開啟


    在政大典藏中所有的資料項目都受到原著作權保護.


    社群 sharing

    著作權政策宣告
    1.本網站之數位內容為國立政治大學所收錄之機構典藏,無償提供學術研究與公眾教育等公益性使用,惟仍請適度,合理使用本網站之內容,以尊重著作權人之權益。商業上之利用,則請先取得著作權人之授權。
    2.本網站之製作,已盡力防止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如仍發現本網站之數位內容有侵害著作權人權益情事者,請權利人通知本網站維護人員(nccur@nccu.edu.tw),維護人員將立即採取移除該數位著作等補救措施。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04  MIT &  Hewlett-Packard  /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Copyright ©   - 回饋